当年混社会的熊孩子你现在怎么样了? 2019-09-02 15:06

  林是我小时候最好的哥们,他皮肤黝黑,理着小平头,人见退三步,人可鬼马精灵着咧,小痞子样,但很保护我。

  记得有一次,村里的小孩都会被大人唤去地里蹲守辣椒,我们也不例外,因为总有一些游手好闲的人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那是年底,寒风凛冽,我们冷的直哆嗦,索性就躲进草棚里(农村里经常会在地里搭个草棚方便蹲守),林突然问我;“-你长大后还要想当农民吗?”我一愣,摇头。

  “想做买卖,像六叔公那样,去县城,去大城市,然后安家立业。”他的眼里闪着光,那里似乎藏着多么惊人的梦想。

  “呀,是你们俩娃子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走出草棚,我们看见两个陌生的男子,大概有三十来岁的样子,一人拿着一个大尼龙袋子,正要在地里择辣椒呢, 见我们走来,便扯着嘴对我们笑,那脸上的皮都耷拉在一起,有多厚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哦,娃子,叔是来摘些辣椒的,已经和说了,外面冷,你们都躲进去吧,等下叔择好了就走。”一个男子扯着笑脸说道,另一个男子则拿着尼龙袋子站着,有点不知所措,但当时我年纪小,看不出什么端倪。

  “哦,我爸有交代我帮着你择辣椒,他刚过去那边拿袋子呢,你们就拿来了,你们再等等,约摸个十来分钟,我爸就要来了。”林若有其事地说,我莫名其妙地看着林,他给我使了个眼神,我只好站在原地,看着这三个莫名其妙的人。

  风还是呼啦啦地吹,穿过我的耳旁,发出“呲呲”的响声,“真冷啊!”我在心里嘀咕。(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林说:“你们站住!”然后就跑上前去跟那几个男的扭打在一起,最后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但还是抢回了部分辣椒。

  我一脸懵逼,赶忙去看一下他有没有事,他笑笑的问我:“你没看出来吗?他们是偷儿,我爸根本就没有和我说过今天有人来摘辣椒 。”林认真地说,脸上还有些许干了漂亮事的得意。回到家,他爸妈又心疼又来气,还把他训了一顿。

  只是,自从后来林一家人去了县城后,我们就断了联系,十多年没见的老友了,昨天他加我微信,他说他现在在大城市扎稳了脚跟,在广州开起了公司,生意还挺红火,得知我也要开始出来创业,他跟我推荐了他一直合作的伙伴,广州佳鑫财税信息咨询公司,林说,佳鑫财税,用心的为他的公司提出很多合理交税的方案,也是省了一笔钱,他的公司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此时此刻,我坐在电脑银屏前,想着明天和林见面该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他是否还是皮肤黝黑,理着小平头,笑起来憨憨的?对了,听说他明天还约了佳鑫财税的业务专员,要介绍给我,十几年不见的兄弟了,这份情谊却一直没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