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灯火回乡路上我只想让“它”回家 2019-12-02 03:59

  大家嘴上说着怕回去,但身体还是老老实实的踏上回家路,我这个海洋题材新媒体从业者却在喜气洋洋回家高铁上不合时宜的想起另一件事……

  2018年11月,俄罗斯远东地区港口城市纳霍德卡附近一处临时围场涉嫌非法“囚禁”11头虎鲸和90头白鲸,受到调查。

  俄罗斯“普里马媒体”新闻通讯社5日发布的视频显示,一辆吊车吊起一头虎鲸,装入岸边的集装箱,准备运走。

  涉事四家公司声称,这批鲸鱼将用于科研目的。实际上不到三年,他们已向附近国家出口了13头鲸鱼,全部用于海洋馆表演。

  新闻时效性已过,我不愿再痛陈赘述海洋馆的恶行、动物表演的残忍、鲸鱼们在海洋馆中的悲惨的生活。

  都说虎鲸是仅次于人类最聪明的动物,那虎鲸也会想家吗?它们有家庭的观念吗?为此我开始查询相关资料……

  一类人被虎鲸海底大熊猫的形象所吸引,被“萌”得直捂心口;而另一类则受英文名Killer whale的误导,把虎鲸当作冷酷嗜血的“杀人鲸”。(但实际上野生虎鲸对人类非常友善,迄今为止只有一人被野生虎鲸咬伤。)

  目前我们对东太平洋的虎鲸种群了解最多,其中又属南部居留鲸的研究成果最多也最为透彻,所以下面介绍虎鲸社会时我们就以南部居留鲸为例。

  在虎鲸的世界里,大事小情都是由母亲做主,有“话语权”的是雌性,整个族群都由年长雌性领导,子女出生后跟随的也是母亲。

  雌性虎鲸的年龄可达80岁以上(最年长的虎鲸J2 Granny年龄可能有105岁),这些老族长会用它们丰富的经验与知识指引整个鲸群。

  这些由成年雌性虎鲸带领的鲸群被称作母系家庭,由族长和祖孙长达三到四代成员组成(平均5-6个,最大规模达到17个成员)

  在这个家庭关系中,成员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它们很少分开超过几小时,而幼鲸在家庭中可以系统性的学习自己族群的语言、社会知识以及生存技巧。

  野生状态下雄性虎鲸的平均寿命为29岁,最长寿的可以活到60岁,而雌虎鲸的平均寿命则为50岁,最长可超过100岁。

  虽然雄鲸体型的确要比雌鲸大,也强壮得多,但虎鲸家庭的实际领导者确是老雌鲸,这是由于这些“老祖母”鲸几十年来的经验和智慧对于家族的存亡是至关重要的。

  它们还会教导年轻母亲如何给自己的孩子喂奶(有些水族馆的雌鲸没有老祖母的帮助不会喂奶,有些新生鲸崽因此饿死)。

  雌鲸一般会在40岁之后绝经,它们活得越久,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就越丰富,除生育外,将生态知识传给下一代是雌性物种提高其族群存活率的另一种方法。

  每一头虎鲸都非常珍惜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家庭中的所有成员都会帮忙养育和照顾幼鲸,还会陪幼鲸嬉戏。即使在食物匮乏的最时候它们也会与家人分享食物,即使这可能会对自己的健康造成伤害。(来自Deborah Giles)

  俄罗斯曾观测到一头脊柱畸形的雌性虎鲸,它无法与家人一同狩猎,但是家人的照顾和喂养下存活了下来,并且身体十分健康(来自Russian Orcas)。南非和挪威和海域也观测到过同样的记录。

  虎鲸的声音可以在海洋中传播10英里之远,但是有时家庭中的一些成员会用微弱的声音进行私人交流。

  亚历山德拉·莫顿(Alexandra Mortan)曾经记录过年轻雄鲸间的密谈,它们似乎是不想让谈话内容传到自己的姐妹和母亲那里。

  研究者曾观测到南方居留鲸的J社群的雄性幼崽J55出生后,整个家庭的雌鲸都紧紧地依偎在它的身旁组成了一道坚固的屏障,以至于研究者们甚至无法确定它的母亲是谁。(来自Vicki Croke)

  在这期间人们注意到其他家族成员围在小鲸身边与之“对话”努力让被困的小虎鲸保持冷静,最终,i103与在一旁等待已久的家人们欢乐地团聚了。

  比如雌鲸J31在幼崽死后依旧心碎地将幼崽尸体护在的自己身旁(来自Giles)。比如去年那个让外网为之心碎的,托着已死亡的虎鲸宝宝游了17天的悲伤母亲。

  虽说虎鲸的社会十分复杂,不同的生活型的文化和生活习惯千差万别,不能强加到其他类型的虎鲸身上以偏概全,但南方居留鲸的例子足以用来说明虎鲸社会的复杂性。

  甚至有的族群里虎鲸交流时会出现完全不属于这个族群的“口音”,研究人员猜测它们可能是聊天时以此来提到别的族群。

  它们的聪明、共情能力、家庭行为远超我们的想象,而这个想象一旦被扭转落实,面对那些回不了家的鲸鱼宝宝们,何其不忍,何其痛心。

  但我们也是一群爱潜水爱海洋的人,为拒绝圈养海洋生物、拒绝海洋动物表演振臂而呼,写下这些尽我们绵薄之力……